轻喵

Are you the one

【曦瑶】短篇合集

超级喜欢!

楚字:

#一个耿直的归档整理


#只含短篇


 


———————————————————————


 


 


“二哥在寒室竟然不看蓝氏家训,不看经史道法,看这些情诗倒津津有味,是不是……”


——《春意浓》 (上) (下)


 


而世事辗转浮沉,百年白驹过隙,此生所求,其实也不过他一句“此枝可依”。


——《娇宠》 (上) (中) (下)


 


君如霡霂,泽世明珠。救悲救苦,唯不我渡。君如璧玉,我如敝足。觏时歧路,别时殊途。


——《其鹿》 (上) (中) (下) (终)


 


那时候他们,一个落魄天涯客,一个籍籍无名徒。


—— 《旧火焙新茗》


 


有些话,当年到底没有说开,三分试探三分玩笑,也不知对方是否明了。


—— 《雨霖铃》


 


舌灿莲花能言善辩的敛芳尊也有力不能及的时候,比如面对蓝曦臣,比如此时此刻面对蓝曦臣。


—— 《芳泽有时尽》


 


他是世人敬仰的泽芜君,温雅正直的谦谦君子,是应该放在神坛上供人敬拜的,不该跟我搅和在一起。


—— 《海棠花下客》


 


蓝曦臣回过头来,金光瑶便走到他面前,微微抬脚在他鬓边簪了一朵白梅。


—— 《残雪覆落梅》


 


“二哥怎么也来这种风月之地,莫不是来找哪位红粉知己?”“我来找你。”


—— 《眠花宿柳》


 


蓝曦臣伸手将他揽在怀里,将那句酝酿了许多年却始终没有说出的话轻轻道出。他说,“阿瑶,是我的心上人。”


—— 《秋风词》


 


“身为一家宗主,贪恋市井,捉鱼逗鸟,荒于嬉戏,浸于烟火,深夜不归,成何体统!”蓝启仁如是说。


—— 《良夕》


 


五十级雕龙绘凤的白玉石阶,他踏着万人骸骨登上去,流血漂橹,积尸成山,阻塞了他所有退路。


—— 《沉疴》


 


他是一个人,身处十丈软红凡境之下,当真能六根清净摒除一切杂念?


—— 《如一》


 


这份爱意,开始既是结束。一厢情愿是苦,两情相悦还是苦。踏入是万劫不复,退却是粉身碎骨,死局。


—— 《膏肓》


 


那杯掺了掌心血的结义酒永远都不可能成为合卺盏。蓝曦臣,你明明知道。


—— 《阳关三叠》


 


二十四桥明月夜,玉人何处教吹箫。何处教吹箫?


—— 《二十四桥生红药》


 


酒盏中倒映着一轮无瑕月,蓝曦臣伸手将其揽入怀中,喃喃低语,“我的阿瑶,想要月亮”。


—— 《迟迟》


 


沈珮轻笑一声,“事到如今,你还要来试探我?”她俯身,凑在他面前,道,“这是《敛芳》,二哥。”


—— 《长相守》


 


他想,自己终于可以陪在他身边,补偿他完美生命里因自己而生的缺憾。


—— 《点绛唇》


 


沈园凋敝,枇杷树死,他等的人,永远都不会再回来。


—— 《除旧岁》


 


他还这么小,只有这样一个简单的心愿:永远和他的二哥在一起,永远。


—— 《郎骑竹马》


 


当时蓝忘机是怎样回的,他已记不清,大概是一些宽慰的话,诸如时序更替花木生死,不可强求。


—— 《不思量》


 


蓝曦臣面上神色分毫不变,仍旧是暖如璧玉笑意浅浅,他道,“可我赢了你。”


—— 《魔尊如此多娇》


 


如果我也有一双腿,是不是也能参加这样的舞会,邀请漂亮的姑娘共舞一曲呢?


—— 《The Little Mermaid


 


起来,坚持萌曦瑶的人们,用我们的血肉,创造我们新的甜饼!


—— 《萌的cp无时无刻不在秀恩爱可我仍然在吞刀》


 


 


 


————————————————————————


 


 


两句有点重要的废话:


其实很想知道在这些文中大家有没有比较喜欢的一篇或者几篇,或者某一句话,某个情节,都可以,如果没有……不,不存在这种情况


 


 


 

评论

热度(1812)